西安工程大学新闻网学子风采 → 文章正文

心诚至己 梦到彼岸

信息来源:[]  发布者:[党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4-12-18 16:25]  浏览:[]

       十年前,我在一所深处在黄土高原内群山环绕的偏僻乡村小学读书四年级。学校里只有一栋只有八间教室的两层教学楼。在那个学校旁边只有一家很小的商店,来这里上学的孩子家离学校大都隔着十几重山,路途遥远,我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寄宿在学校的窑洞宿舍里。周六下午翻山回家,周天下午背着一周午餐干饼拿着一周的早晚饭饭票再走回学校,偶尔家人会很疼爱的给一点零花钱买一点自己喜欢的在现在人看来不能吃的,辣条,麻辣片等等几毛钱一包的小零食也算是改善伙食。那时候我甚至觉得人生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有吃不完的辣条,小包零食。

       在那里对于一个学生最好的褒奖就是他能在小学毕业时考进市最好重点中学去读书。因为在我们的前辈里只有三个人考进过市最好的重点中学,好像每一个考进的学生在我们的学校都会传为一段佳话,有时候他的父母来的学校都好像些许带点自豪与骄傲。十年前,那时的我,不会奢望那份褒奖,因为身处在最后一排靠墙角落的我,整日沉浸在弹玻璃球输赢多少的较量中,也整日挥豪在上山捉鸟,下河逮鱼的灿烂奔跑中,也整日期待在一包辣条馋心流水的想象中。从来不敢正视过自己的成绩。在那个年代,在那个乡村环境,成绩在家长的眼里远不像现在这样,追求完美。所以我也算过的无忧无虑。但也就是那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代,一件小事不知不觉的改变了我的方向。

       在那时,学校小卖部生意最火爆的时候,就是星期天的下午,寄宿的学生从家里来到学校的时候,有时候想买大家都爱吃的那类小包零食还的在拥挤人群里抢。因为都是孩子不会克制也不会节约,更不会长远理财,一个周的零食费就是一个下午的享受。

       在一个冬日星期天下午,到时学校,小卖部都人满为患,凭借自己上树下河的本领我还是很巧妙的挤进人群,抢到了我想要的零食,塞满裤兜衣兜,高兴的我直冲向我的窑洞宿舍,在一阵狼吞虎咽就解决了自己的三倍的零食,发现还是不能解馋,眼巴巴的望着后来的同学的零食包,珉一下嘴唇还是无奈的把手拉进裤兜,明知无奈,还是舒展一下手指,惊奇的发现,呀,还有钱,恍然打开,哦原来是妈妈给我的零食费。以为又要新的享受啦。但是在通向那熟悉的商店的路上,想想自己是再买一次东西呢还是补上次没给的钱,犹豫再三我选择补交。进 门的时候发现老板和我们学校的老师一位坐在火炉边聊天。推开门我还是支支吾吾的给老板说:“对不起,我买东西忘给钱了,现在给你!”老板的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先是惊讶的看着我,一脸想收又不想收钱的犹豫,哦了一声,啊,准备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手已经伸了过来。显然我也明白了他的意图,把钱递给他。我转身就走的时候老板叫住我说:“好孩子啊给你一个糖吧。”我看了看,说:“不要了 。”转身就走了。

       后来,转眼到了五年级,我们的班主任换了,就是那个和老板烤火炉的老师,对学生特别严格,尤其是对我,那时候无论我的什么作业他都会检查,我不完作业的惩罚比班里的任何人都重,所以整日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完成任何作业。当时的我,恨死那老师,也正是在他的高要求下,角落的我昂起头认真听课,认真写好自己的作业,成绩也不断提升,后来在在他的支持下,小学毕业我顺利考进市最好的重点中学。

       一晃十年过去了,如今的我大二了。在我大一暑假,在我们县城在和他打篮球时,我半开玩笑半试问“老师,你当年为什么对我那么狠”。老师给我讲起这个十年前的故事,他说那一次他记住了我,他那时想一定要我在毕业时有一个好的成绩。现在的我感谢那个老师,曾经在我无所忌惮的时候拉我一把,让我成为那一级唯一一个走进市重点的学生,但我更相信,心诚至己,梦到彼岸!真诚于人,前行有益

    (13级国际经济与贸易1班 文字记者 王海云 来稿)

Copyright © 2011 http://news.xp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西安工程大学委员会宣传部主办 西安工程大学新闻网办公室(029-82330520)制作维护
免责声明 投稿须知